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

170714五晨29°C 79%:今天沒新聞

    今天沒新聞,來來去去就是借一個犯人病亡來干涉中國內政。
    我們都一一交代了,反華不得好死。
    我們的官媒一概不理。兩制下的好媒在兩岸版裏點到就算;唯讓港版澎湃多做點,拉住一批舊受衆。

    和平獎機構終於發話了,說中方要爲那個人早逝負上「重大責任」。
    港RT07-14 HKT 07:43說:
    美法總統在巴黎會面後聯合見記者。特朗普稱習近平是偉大的領袖。馬克龍說,他與習在上週的G20會面正面有成果。兩總此外未談及那個人。但馬在記者會後,透過社交媒體讚揚那個傢伙是「自由鬥士」,向其家人致哀。

   我不是他的擁躉。政治的Don Quixote解決不了問題。說得客氣是simple and naive。人家愛動物養寵物,你愛動物去非洲保獅虎。但不先學好動物學,不懂對方的脾性,除了自己賠命,不見得幫到被自己喚起了憧憬的人。
   西方人在鄰近西方的環境下搞憲章。自己作爲東方人,在遠離西方的東方環境下照搬,不知道原來下場很不同,則不僅是naive,更是無知。
   整死你的或許不是西方尤其是美國,但他們鼓吹的「普世價值」也責無旁貸。
   RIP!
   本來最後想借用毛主席當年那句:天要下雨,她要去國,由得她去吧!
   但爆出犯人肝癌末期的過去這兩週,大大地彰顯了中式的帝王威。如今以坐二望一的國力,與71年林副主席叛逃時的一窮二白差天同地。開國主席的這句話,怕也失效了。Sorry!妳就聽亡夫的遺言,好好生活吧。活不活得好,那就看妳學不學得乖囉!

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

170713四晨29°C 79%:由狀元必讀醫可知.....

同日9:30pm後補:RTHK網站HKT 21:21瀋陽市司法局網頁稱劉曉波病亡
   
   傳媒的職業遊戲:放榜後邊捧狀元吸Like,邊玩勵志以防弱勢睇唔開。
   由狀元必讀醫、出道後幾無聞,可見本港的社會。
   年前首見狀元入娛圈。下次會擴至公共事務?
   *劉與黨各執一端,角力到底。說不定這兩天就會落幕,只望少點痛苦。身後事亦須留在國內否?和平獎委員會至今沉默,到時會如何
   *新港府以教育增資為上台第一炮搶Like聰明,也算是安度了一次過失三人的罕見工傷危機。要司局落區、拉票以示不靠西環,房屋、教育高調出騷,港人整體上受落。但要到涉內議題方知,開市紅盤會否翻底。一地兩檢有劉案在,平添阻力。
   *幸虧不居美,否則被白宮風波悶到嘔。特總上任半年,無日無「軼聞」。真捱得完四年?
   *連日有昔日學運、新聞裏的「同行」過境。有的一別幾十年,仍然是當年的君子。說75年過港時見過,連我都忘了。也有人近年才離港外移,但非因政治,更多是家庭的需要。
   敘舊的席上也聽說,有海外的同窗前幾年走了。到此年紀,見一次是一次。分別時只能說保重,不敢說何時再會。

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

170712三晨29°C 80%:祝學子好運

   近日頻頻看即時,怕劉隨時會走到終點。
   中方頂住了人道壓力,治劉可信也已盡力,但代價深遠。就以港來說,會被借來反對一地兩檢:怎知強力部門不會藉高鐵來執法,把港客變成劉?
   誠然,犯人出國治病無先例。但以境外看,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監禁到生命盡頭,本身就無先例。例是人定的,而即便爲劉和家人開先例,也不會有其他犯人仿效。99.99%的常規自然會用常規,0.01%的例外必要時也要開例外。這就是常理。

   「遼寧」走了,看的人開心就好。
   因爲溢價三成售祖業予國企而被指領取鉅額養老金的董生,幸獲WSJ挽回愛國無私的令譽。後者說,因果剛好相反:董爲了一帶一路的國策,被迫讓出資產。董多年friend美,總算有回報。

   這兩天是一年一度牽動百萬父母心的升學放榜日。親友裏有小朋友PN升K、K升小、小升中,中升大、醫學院畢業的。多數如願,但也有不幸落空的。近距離接觸親人裡的三個豆丁,有時候甚至要代上班的父母到學校遞表,很感受到港式教育對父母和子女的壓力。
   57年剛來港時,我連英文字母都唔識。連粵語都講唔掂的先父硬着頭皮,帶我去他上海幫友人提到的學校叩門,也頻食檸檬。
   但又可以理解,學校要確保校譽,不能用太差的學生來博。
   因此,除非個別標青的例子,入唔入得到心儀的學校可能很靠運氣。
   不怕說,先父當年一冇資源,二爲了我將來搵食,想我讀公立英中,冇人收先被迫入私立中中。每個月一到交費就頭痛。
   現在剛好相反,教育越普及越兩極。港人富裕到此地步,人人逼入最好最貴的學校,另一端學校的學生怕自生自滅。

   新特首想借增撥50億教育經費,爲來未來五年開個好頭。政客不敢得罪父母,即使泛民也只能抬價,難以反對。但教育不同政治,一到一地兩檢、23條、政改,泛民尤其是本土派,就會死頂。

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

17071028°C 82%晨:港人的兩端

   同一時間內,航母令一些港人更愛國,劉曉波則令另一些港人更拒國。這兩類港人的脾性和價值觀剛好相反。劉令前一類港人更痛恨反骨仔;航母則令後一類港人更怕強國,寧求西方廕庇。
   不幸的是,後一類人多屬知識精英,比較sophisticated。輿論是他們的,也是你們的,但歸根結底是他們的。因此,無論化多少錢、如何動員,愛國論始終局限於低層次。
   劉肝癌末期仍無選擇權予一些港人的感覺,怕不亞於銅鑼灣書店案。反過來,同期內收到的港人愛國訊息,對搞搞震的人惱到要「判死」。
   這一右一左縱比較極端,但勇於表達,撕裂社會。
   默克爾近日每天都向習近平提及劉曉波,許是流亡者的宣傳。但維權近年本已冇聲出,這次被劉借港成年禮、G20之機,令國譽再創新低,有人的不悅可想而知。
   這次的公關disaster五年來僅見。誠然,世人不出幾個月就會忘記。但記憶會殘留腦海,就如六四,一有事就再度炒起,成爲反華的資本,航母、導彈也清除不了。

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

170710日午31°C 76%:我的頭條人物....

    昨看電視,我的頭條人物非習非特非劉,而是年來因為「侵吞」克里米亞、懷疑助烏克蘭東部親俄勢力分離而受西方制裁的新沙皇。美國專家說,他在G20峰會上似乎打破了孤立,風頭不亞於在減排和貿易上獨力抗歐的美特。
   因為說也巧,就在前一晚,看了Oliver Stone普京4x1hr專訪的第一集。我對此人以往只覺得不可解:
   *晉升之快或只有中國文革的王洪文可比;但王得個樣,即非因四人幫被囚,也不會有作爲--除了整人。
   *在東方式威權的同時維持着表面的西方式開放,至少名義上有反對的政黨和媒體、可上街甚至野貓式抗爭,事後不至於集體失聯。
   一句話,普京對內對外都是真正的大帝,在國際上的威勢,美國總統也自嘆不如。
   現在看過四分一的專訪,更敢冒大不諱說一句:不得不佩服這個人,不是他的理念,而是恐怕幾十年一遇的才能。
   回過頭去趕project之前,暫只總結四點:
   1. 大約2000年從葉利欽手裏接過俄羅斯時,國家名副其實破產。一億國民裡,除了幾十個免費接過國企資產的霎時鉅富,約有四分一人位於貧窮線下,商店裏空空如也,連軍人都被欠薪。
   2. 普京當時雖然是KGB高官,但出身列寧格勒,莫說在克宮,連在首都也沒有後台,全靠總統葉利欽睇起。被召進宮說要他當總理時,他呆了。起初想婉拒,因爲知道養活一億人不是開玩笑的,不但不能準時收工,想瞓好覺都難。
   3. 但不出幾年,俄羅斯重回軌道。期間還出兵鎮壓要獨立的車臣....The rest is history.當然,流亡英國的反對派被下毒後絕望的眼神也令人難忘。
   以公關角度看,4hr的訪問頭尾貫串兩年,但播出的內容很難相信是orchestrate的。頭一個鐘頭,我限於英文,連看字幕都跟不上普京的答問。他幾乎不用想,無論歷史、數字都應對如流,神情也很自然,除了不時帶點招牌的陰陰笑。
   他若與Stone夾定「做梅」,這個公關遊戲亦曠世之作。

   普京在G20穿梭之時,我們的習生也見了近年的死對頭安倍,但據說拒見最近與其劍拔弩張的印度總理。
  看視頻,習見安倍時,神情顯著較上次由頭到尾扳着臉放鬆。反之,安倍不像上次那樣賠笑,多了一份「尊嚴」。說穿了,雙方比較對等。
   港版澎湃引述北大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梁雲祥的一段話,或許解釋了習生的behavior:
  中國目前不願搞壞中日關係,因中國外交近日「有點問題」,中共十九大又臨近,中國不可能「四面出擊」。

   劉曉波終當面見了專程赴華的德美癌症專家,表達了出國治療的意願。中方也繼續以病情爲由婉拒。
   劉若借自己「全身擴散」(官方語)的肝癌,爲妻子爭回自由,不妨借勢讓人達成「終末期」(官方語)的心願。流亡人士近年式微,連達賴都幾乎無人理睬。中國應可放心。
   
   說也巧,爲劉診治的醫院也是我哥哥癌症離世的那間。大約20年前在港接到電話上去,哥哥的長子也就是我的姪子陪我走路去醫院。哥哥在病榻上,疲憊但清醒,說了兩句,好像表示欣慰。
   接着那兩天又去過。我當時對癌症毫無認識,確實是什麼癌都忘了,只記得姪子表示已無能爲力。既然沒有什麼可做的,我過了幾天就回港。回到家大概第二天,就接到電話說,哥哥走了。
   我照理是僅次於我母親的崔家長輩。但有嫂子在,一子一女也已學成,有respectable的職業,哥哥歸屬東北已30多年,我沒有上去跟進後事。有機會也許再上去pay respect。

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

170708六午28°C 92%:第一艘航母把第一次給了港

    昨晨本欲爲這兩天的歷史性主角留個記錄。但隨後做了project,下午做gym,晚飯後照例休息,怠慢了遠來的貴賓。
    中國第一艘航母把第一次「給」香港作爲成年禮,非同小可。
    但我從小遠離硬件,對武器就更alien。軍艦飛機....至今只很偶然地登上過一次。
   五六年前回紐約探親友。有一天早上,陪家人由曼哈頓四十幾街向西步行去一家麵包名店。見Hudson河邊有軍艦停泊,原來是實物博物館。花幾美元上去兜了一圈。甲板上有幾架民用的小飛機,以示不同機種的用途。
   若非遼寧號來訪,早就忘了有此close encounter。現在Google方知,那叫做Intrepid,是43年落水的航母,仲老過我。應該是打過日本的。
   坐軍艦行幾日,吹海風、瞓大艙、食大鑊飯、學嘢有興趣。走馬看花莫說通宵,請都有點garmen。
   坐軍機上天怕就更不容易。在萬米高空以超音速飛行,似乎要戴頭盔吸氧。體質要有番咁上下。
   當然,我不能代表港人。愛武器是男兒本色,看硬件愛國亦人之常情。祝看得開心。
   昨也是一天內收到不請自來愛國msg最多的一天。由此方知:遼寧號7.7到訪,好像還是清晨7點進入港海域。「甲午」雪恥之日不遠矣?
   報章各事其主,有人頭條頭禮讚〈雄師耀港〉,有人咒詛〈噴煙(污染)鋼材拼湊恐崩裂〉。〈文明〉不應靠〈全球火力最強的近防炮〉;但崇拜國力也不等於〈虛幻的愛國情〉。社會的兩極都令人sick!

   昨也再次說明,董伯這位對美經濟大使爲何長年苦口婆心,但始終聽者渺渺。

   中央當年拒派人來港應對亞洲金融危機,一則港剛回歸,經濟上對內地仍有優勢,反派尚未趨激,當時的主席也海派,深信港可自主;二則港最擅長金融,中央也最想香港局限於經濟,借用耶穌名言,經濟的歸經濟。
   但近年反華脫國激情爆燈。對中共來說,政治永遠壓倒經濟,何況事涉主權、國安。這次特首不求助,中央也會出手。

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

170706四午27°C 96%:送禮首要確保不「反華」

    *熊貓vs劉波:中國送禮,先要確保在外不會「反華」。
    立個狀如何:我出國後專心治病,在家人陪同下安度餘生。
   *獲邀到瀋陽會診的德美專家,依法都有在華的醫師執照?會講讀中文?否則怎看得懂中文病歷,聽得懂Sorafenib在普通話裏讀作sorlafayni(索拉非尼)?
    *中國《人民》震怒,IT《王者榮耀》褪色。電玩我白癡,入市又缺金,否則可賺點幫補退休。Good luck, 中國的幾億玩家們。當局〈恐數千萬機迷變社會力量〉,you bet。
    *主席出席G20前夕,正版與港版《環時》羅列成就警告近鄰:
   〈創新競爭力第八;殲15測試蒸汽彈射提戰力;研「人造太陽」(注:指fusion核聚變)獲突破;南海海嘯預警監測網建成;華海洋經濟區拓一帶一路〉
    〈印不撤越界軍 華不談判 戰事一觸即發;越南南海探油挑釁;限韓擴至個人遊〉,問〈这个称呼李登辉“台湾爸爸”的女人,能做日本第一女首相?〉;社评講明〈美靠不住,中俄才是真朋友〉。
    *選舉失利的安倍也適時將矛頭轉向強鄰?〈紅火蟻蟻后帶隊入侵 日驚詫莫名 嚴查中國貨櫃 〉。稱測試>400km快過中國復興號的「新」幹線。與此同時,〈印總理首訪以色列 提出共抗恐怖主義〉。
    *美國國慶送上大禮,金帝原來不但軍事了得,也頗幽默。特總惱到 震,一時間無法有效回應,只好說不排除軍事伺候。
    「金」國被封鎖了幾十年,一窮二白。驚世駭俗的軍事科技真靠自主?CIA、MI5、KGB的後繼FSB不說,怕世人也會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