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

180523三33°C50%:美國自由派的nightmare

      打一開頭就覺得,中美貿易戰很快就解決。關鍵在於:
       1.國策是確保今後五年穩定、繼續發展,在十九大任滿前趕上美國,成就中華三千年的空前盛世。為了buy time,會不惜代價。
       2.作為全球第二大、唯一高增長的經濟體,幾十年來積蓄豐厚,還得起特統的高額索償。獲利回吐損失小,開戰損失大。
      但比中國的反應更有趣的是:特統做慣生意,眼光很準,一出手就點中對方的死穴ZTE。
      上任一年半後回看,他除了通俄、#MeToo這些負面,施政雖驟如其來,導致混亂,但果斷見效。這次向全球最厲害的對手搶回一局,選民會怎麼看?
       不過,同一時間三路出擊:對華貿易;對朝去核;對伊朗制裁,會否顧此失彼?
      但若真能搞掂三方,恨死他的人要有心理準備:  
      不排除兩年後會連任!

180523三午31°C 64%:「抗美援朝」初識

   昨晚看美國PBS 01年的韓戰紀錄片“The Battle for Korea”。將近2hr。開場時說part 1,但完場時已交代了53年的板門店停火,網上不見有part 2。也許上網者已將2 parts合一。
   韓戰/抗美援朝的50-53年,我頭一半在廣州,後一半在上海,但還未懂事到那個地步。昨晚回看,只記得「上甘嶺」這個名字。
   但崔家與抗美援朝沾上點邊。我哥哥作爲崔家長子,內戰期間讀大學半途輟學,瞞着父親投共參軍,從而父子決裂多年。此後畢生在瀋陽軍區。他好像在軍校教工程,但位於抗美援朝前線,不會不受影響。
   但即使久違30年後再見,我也沒問哥哥當時如何。不想他難開口,也不想踩地雷。當時在中國,什麼是機密,端看你的地位和處境。不確定的話,最好不聞不問。
   此片作爲我的韓戰啓蒙。特出的是:
   1.50年中,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拋開前一年的二戰協議,揮軍越過分隔南北的38線,武統半島,或受49年10月1日毛澤東建國激發,急於統一南北,千古留名。
   2.金日成原是蘇軍裏朝鮮人部隊的軍官,大概留蘇加入蘇共,獲捧爲北韓「國父」。這使我想起早期留俄加入蘇共娶俄女的蔣經國。無奈父親老蔣反共,回國後不得不棄蘇共改投國民黨,但始終與俄妻廝守。金日成的父親與革命有關係?
   3.金日成「南征」,斯大林幫槍,毛澤東出兵。由50年中打到53年中,累計傷亡中方100萬、南北韓合計幾百萬,美軍死亡37k。
   4.毛不惜出百萬「志願軍」,據說是怕脣亡齒寒:美國滅北韓後再推翻新生的革命中國。的確,美軍統帥MacArthur麥克阿瑟後來被越境南下的中國志願軍,曾要求總統杜魯門對中國用原子彈。
  但杜魯門怕激起斯大林,觸發世界三戰,只好將陣前統帥由高麥換成Ridgway李奇微(1895-1993)。前者冒進,但後者穩健,頂住了中方的強攻,挽回了美軍的頹勢,最後在南北對峙的軍事僵局下,不得不停火,中國得免陪日本吃原子彈。
   5.韓戰三年,最特別的是雙方都曾一度勢如破竹,由南到北兩上兩下。先是北韓全力突襲,在兩個月內橫掃南方,將南韓和美軍逼到半島東南角的釜山地區。
   接着麥克阿瑟重演二戰後期的諾曼底反攻,在北韓控制的首爾海邊仁川港搶灘,再從北邊南下,與被困南方的美軍包圍居間的北韓主力,逼使其倉皇北撤。
   高麥接着乘勝北上,橫掃北韓,直逼中國邊界的鴨綠江。此時中方幾十萬大軍漏夜渡江南下。人海戰術加上北韓入冬嚴寒,美軍被困山頭。麥克阿瑟陷入拿破侖和希特勒冬天入侵俄羅斯/蘇聯的困境。大概就是此時,他建議總統用核武。
   不料美國換帥Ridgway李奇微。來者改戰術。大概係用美式火力優勢來對付中方的人海戰術。中方傷亡慘重,被逼和談。

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

180522二佛誕午後33°C 60%:「蜉」生若夢,爲歡幾何

   即日後補:RT15:50 天文台錄得34.8度 有紀錄以來最熱佛誕。佛都有火?
   
   昨本欲晚飯後上博。但後來行路來去gym,「麵」後覺累改看戲。
   >33℃6連日,料明更達35℃,〈下周方解脫〉,人人叫救命。但我得老母真傳,中醫或稱虛質,怕冷不怕熱。大太陽照樣通街行,在家亦只須用USB風扇仔。亦屬福氣。
   昨晚看的大自然紀錄片《Earth: One Amazing Day》(內地:地球神奇的一天/港:地球奇妙的一天),原來係中國與BBC合製,成龍旁白(港稱聲演,或來自日文)。內地現在旁白不用京片子,普通話只須流利、口音不重。成龍甚至可耍他的招牌搞笑。
   片子藉野生動物一天的作息來宣揚愛地球,對中國來說,當屬國產記錄片《我生在中國》的國際版。
   動物如人,雖多隨日出日落食撒睡,但habitat不同、秉性有異,各有各的步伐。有的甚至日夜顛倒,如人的夜班或御宅族。
   畫面當然很美,中國也自然突出全球獨有的熊貓。大自然奇妙,但也難解。熊貓只食竹。但竹無營養,以300磅的體型,原來一日用14個鐘來覓食進食方足以維生。剩下10個鐘除了睡覺,大概只能隨地滾滾。看來上天刻意令熊貓偏食難繁衍。除了四川的竹林,只能在動物園的溫室裏生存。國人要多謝上天的恩賜。
    對我來說,此片最《Amazing》的是以往只見於文字的「蜉蝣」。與水共生,數以百萬計,但真的只有一天的命。活這一天,唯一的目的是延續後代。鏡頭前,成千上萬蜻蜓般的飛蟲奮力飛翔求偶,爭取交配產卵,完成任務就滅寂。其中個別不幸還未傳宗,就被魚撲出水面吞沒。借用古人曰,「蜉」生若夢,爲歡幾何!
    今以個人的小處看,蜉蝣熱愛生命,不自怨,不放棄,每分每秒都奮鬥不懈,李白所謂,天才我材必有用,值得學習。但換了老莊以宇宙的大處看,蜉蝣無知,生命毫無價值,仍如盲頭烏蠅般亂撞。蜉蝣不可語於晨者,拘於虛也!
   這兩端各含一定的真理,處世之道應在兩端之間,偏左偏右視乎個人脾性、實際處境。但今天的人以進步爲誇,會倒向前者。
    生命確應珍惜,盡力而活,不輕言棄。但真到某個地步,時不我與,也應明白天地的規律,放得下。信教可交託給天,不信可交託給大自然。我來過了,我看過了,我完成了。我從哪裏來,就回到哪裏去。

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

180520日近午30°C 67%:王子,天琦,肥局...

   續熱,忌戶外。昨直升機救3行山客。
   *英王子大婚再顯全球最佳皇室的魅力。我的國第日公主出閣是否也搞點軟實力?由全球權勢指數爆燈的人親自give away。她不妨請dropout的哈佛師兄Gates、Zuckerberg來觀禮,順便與我國的兩馬商討AI前景。但Obama這種高大師兄就算了,以免特統不friend你父親。
   *皇室大婚的同時,中國買下英皇家鑄幣廠做使館。因爲人民幣好使過英鎊?
   *Good luck, everyone:誠哥90退生意搞慈善,杰哥55貌超齡,發哥63。
   *旺角暴動案的天琦唔學同道走佬,返港投案罪成。庭上對暴力表悔意,可信其誠。希望他也好運,早日出來爲社會做實事。
   至於走佬嗰幾個,或許真係成長於”Age of Extreme”,唔信港97後有法治。但我嗰個年代,港人以「契弟走得『麽』;執輸行頭慘過敗家」為榮。我會信「一人做事一人當」嗰啲多啲。
   精明係港人本色。但隨着社會進步,以往用來搵錢,而家用來攞錢。最新爭取既係安老牀位面積。社論曰〈監獄面積勝院舍 長者人權算甚麼〉。我Like!
   唔該同我班老嘢「去到盡」。第日輪到我,最好間間都係單人套房,有齊5G、VR、AI、機械護士、central medication control(中央給藥,打針唔使入房)...。我排定隊先。
   *肥前局觸及美國賄賂罪,向紐約州申保,一再加碼都被控方翻價。最新好似係US20m,漲得快過港樓價。
   睇電視,上庭既正係紐約既打虎聖地Lower Manhattan Court。80年代去唐人街返報館,不時路經。
   肥官醫生出身,盲無愛國,入境不問禁,撞正最惡的曼哈頓。但檢方這次的兇狠超乎常理,說阿肥背後有無限資源,擺到明保釋金無限,wen死你爲止。檢察舞劍,借X公來揚名?
   加上特統逼華平衡貿赤。肥前辛苦了!毛主席話齋,壞事變好事。趁在押少食多運動減的磅啦。

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

180518五午後32°C 61%:尚能飯否還是老驥伏櫪?

   我這個年紀背景的人,反好親好,多爲香港心噏。或因此,有人北上後感受到新時代,覺得應找機會做點實事
   我沒問,新時代」是否指在「近平之治」下,今後五年超美,達致中華三千年的空前盛世
   若此,中國當然要調動所有積極因素,老嘢也應作點貢獻。但積極面是否應較廣,不限於科技,也少在政治上予人口實?
   開放改革40年,經濟、硬件比」。但即便《厲害了,我的國》也說不清,中國有哪種軟件、品牌、價值觀能感動世界
   西城秀樹換成中國內地藝人,港媒會這樣懷
   
   說回退休多年後,是否還可以回過頭來,做點有益大體的實事。
   全球70幾億人,彼此可差天同地。同屬「七八十後,有人獲普選掌國,有人失卻記憶;有人仍跑馬拉松,有人臥牀甚至臥倒。
   那天在路上見有長者側身而行。大概中過風,撐著柺杖,靠一邊身拖另一邊。左右擺一擺才移前幾吋,行一個街口怕要十分鐘。
   爲這位努力的長者加油之餘,再一想,老生先至少可見陽光、吸室外空氣、看街上人往人來,甚至坐落飲杯茶食個包。臥床的怕只能靠Virtual Reality。

   但現實中,人即使彼此不認識,亦存在蝴蝶效應的無形互動關係。因此,彼此既不能比,又不可能不比。
   港如今人口日趨高齡,生育率滯後。但社會進入富三代/後現代,市民的預期和拼勁與年齡呈反比,越後生心頭越高、耐力越少。撞正內地人來「融合」,拼勁遠超文明,本港階級分化不特已,代際矛盾也加深。
   中青騖遠,不願做社會不可或缺但不夠過癮的工,令當局想起早年捱慣的一批老嘢,爲我呢代想出個「少老/young old」的美稱,盼有人重出江湖,爲社會分勞。
   但越來越多人壯年退休待養的問題,其實主要是政府造成的。過去半個世紀,爲了讓位給年輕人,政府仗着本身是全港最大的僱主,間接逼全港跟公務員60歲退休。僱主樂得請走「老」手,用後生頂替,寧犧牲效率,省下人工多賺錢。
   但99.99%的私企僱員無公務員的長俸。退休公僕連每月坐收的退休金都按通脹上調。即便今個月使清,下個月出糧又生哂。一般人退休那天的積蓄,基本上就是餘生所賴--除非有多層樓收租、投資有道。
   但現實中,即便退休嗰日覺得儲夠錢,其後20年也可能爲子女不時之需(例如:樓價狂漲要幫首期、唔想打工要創業追夢)、自己的醫療開支、在生父母的安老需要,甚至退休初期享受人生而「使凸」,最後那幾年捉襟見肘。當然,現在比較好。晚年萬一用光積蓄,可申請綜援。但相信冇長者想做到咁。
   若此,確有長者想有的嘢做,與社會不脫節,自己有用,幫到人,手頭也鬆啲。對社會來說,有人分擔後生怕做的苦差,薪水又低過正職,返工穩定,唔會嫌悶、冇創意、比上頭話、損自尊...。這並非說長者無須有尊嚴。但職場幾十年,乜嘢未見過,唔會好似後生郁的就上心、動輒唔撈。
   而家政治正確的退休係快樂自主,含飴弄孫也嫌落伍。因爲,老來還要捱,不但有損人的尊嚴,更說明社會唔夠進步富裕。
   但政治正確永遠掩蓋了少數人「不正確」的現實需要。
   爲政者是選正確進步還是實事求是?

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

180517四32°C 67%:強力了,我的國

   180520日後補:OD〈防範境內外勢力滲透 提四堅持 公安部長強調從嚴治警〉。
   
   港記接連因採訪川震十年、京城維權而「仆街」。六四將至,又再挑起銅鑼灣書店案的「強力」回憶,帶動二十九周年的晚會,「結束一黨專政」叫得更大聲。
   至此,十九大後的對港goodwill優惠北上、接觸泛民、資助科研,反過來倒貼。北上只益少數人,科研更只益個別人。但現在,絕少看過《厲害了,我的國》的港人,自己拍紀錄片給自己看,從實踐中知道了我的國有多厲害,距自己的核心價值法治有多遠。
   上次川震或許是地方上盲幹。但北京公安昨當街把港記當悍匪,壓在地上手銬,前後歷時幾分鐘,接着扣留幾個鐘,不簽悔過不放人。穩定的確「壓倒」一切。內地人若不合穩定的需要,後果可想而知。
   此舉說明維穩屬國安層次、非港制可碰。爲保穩定,今後有需要,也會在港出手。
   鐵腕在內怕在所難免,在外只怕被說航母下水,文明落地。但近年強國夢熱到爆燈。十九大後,上下一心,更無所畏,管你境外幾隻蒼蠅嗡嗡叫。

  但與此同時,前幾年激發「光復」運動的風言再起:

 「一小時生活圈?距哋離,唔係我哋去呀!」
 「維園瞓覺,涼亭...。有人吹雞:『有人離,走啦!』」
  起初聽說,以為指五一內地長假。但聽落去:
  「銅鑼灣買完嘢,就成班去維園...」
  似乎是新常態。
 「劣質文化...拖住的喼亂咁撞...遲早爆,又打起上離...」有人在坐滿人的公衆地方大聲講。似有針對性,但我冇見到有人反應。

   上述兩人比我後生不了多少。我退休多年,少去公共場合,怕看FB,謝絕Twitter,也聽到這許多。網上的後生肯定已鬧爆。
   林鄭年來瞓身融合,已形成氣勢。但牛頓力學第三定律,你越好打,反作用越大,民厭度怕很快就趕過前任。不會二次革命」吧?

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

180513日凌晨26°C 88%:祝特金會好運

   Mahathir得以92的超高齡再度出任大馬總理,原來是競選時承諾,當選後特赦被在位者以「男色」罪投獄的前副首相Anwar(安華),並交棒予這位反對派英雄。選民除了反在位者,實際上是選預定的接任人。
   安華當年的官司在伊斯蘭國家的確不可思議。若所控屬實,他戴頭巾的妻子怎會不離去?
   Mahathir當選後即日就任,卸任的總理同日起被禁出國待查。大馬會否學南韓,首腦落台與入獄掛鉤?
   *Sogo年度減價,社交媒體傳來熟人光顧和門口人龍如遊行的影像。原來,排隊是主要買化妝品的內地人,非一般逛公司者。
   過去40年,先後住過北角西和灣仔,期間幾乎每週都會逛一次大丸/Sogo。琳琅滿目,睇下都抵。退休後少消費,一年難得入一次。年度大減價,記憶中從未見識。香港市場細,減極有限,唔信有乜抵到要搶。
   *6.12新加坡的特金會應該有九成了。但兩位國君均非一般見識,不能排除中途變卦。就近月看,特統翻臉的可能性更大。
   與金帝冬奧前後判若兩人相呼應,AD引述NYT說,他政治上狠毒,但經濟上想開放,學鄧小平。苛政寬經自古是東方專制的特色。看小金近月對外比一些西方領袖更通情達理,似乎可信
   主動參加冬奧,與南方組聯隊參賽;請南方的counterpart過界踏上北方領土,讓渴望南北統一的後者踏出a big step for unification;與南方議定半島和平;主動停試核彈和越洲導彈,擇日拆核試場 承諾讓國際來檢查;邀美開峯會;與美方見面前,先與中方打招呼;探訪車禍的中國遊客;兩次見美國務卿;與中方特使擁抱;放回三個被囚的美國韓裔;鏡頭前保持笑容可恭、友善得體....多到記不得。
   相反的,對手越來越像"You're Fired"節目主持人:自我邀功、咄咄逼人...,似嫌開價不夠高,想再多賺點。
   看來,特統本性自大flamboyant,商人本色。既然治國如做生意:開天叫價,落地還錢,練到盡,但又愛面子、要人捧,怕要順着他,先讓着點,再捧得他飄飄然,以後好說話。
   為了世界和平,正常的人相信都會爲特金會善禱善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