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

171019四25°C 74%:《Sully》,but don't be sullen

   看09年紐約班機起飛後撞鳥逼降Hudson河奇蹟無傷亡的《Sully》,想起紐約。電郵昔日華埠報館的同事,問近況可好。回郵說常看我的blog,但不常寫。
   我並非不想每天寫。但近年要做點事,一開了頭就分不了心。真要講時事,一天24小時都不夠。
   就說昨18日吧,本來真想笑着說〈「大」話撈飯〉。習近平預料與毛比高的十九大開幕。午飯時開電視看新聞,原來直播總書記讀稿。隨耳聽到吃完飯,只聽出一句:治黨從嚴。其後晚飯時開電視,還是同一話題,只不過港媒照例要在幾萬字裡挑出涉港的硬話,請反對者回應。
   總書記原來足足讀了3.5小時,足證身體健壯、國運昌隆。港女特首上週說怕聽衆瞓著,《施政報告》只撮要讀1小時,明年怕要改回去。
   
   近週特荒疏,因為過去的黃金(粵音)周對我特「甘」。除了project耽擱,不得不趕,還碰上:
   *半夜凍親,連日感冒;
   *親人南來。原來SAT不設內地試場,考生要專程來港(除非你想去東京考),像古時上京殿試,有酒店一晚收費過萬。SAT此舉,不用說是因為早期在內地開考多蠱惑。
   *但期間真正要應對的是,老母繼一年半後,在家再次跌倒。上次裂右髖骨打釘,這次左髖骨the same,一對腿廢了大半。加上另一個問題,今後怕在家無人攙扶,要找地方安頓。但家人手頭不寬裕,選擇不多。上策是賣樓,但要家人都同意。
   But this is life,只有自己面對。

   說回《Sully》,起初聽說機長其後被質疑,以爲是私生活八卦。原來當局用電腦模擬當時的飛行,覺得應能急降鄰近機場,無須落河,險些釀成重大傷亡。一句話,英雄實則狗熊。
   用港作比喻,亦即赤鱲角起飛後,即便所有引擎失靈,仍可選擇重降赤鱲角,或飛遠些,急降最近的澳門、深圳、珠海機場。
   紐約市有兩個機場:大哥Kennedy,細佬LaGuardia。鄰近的大機場有Newark,還不算較小的,例如戲裡提到的T字頭。
   但機長與助手堅稱,引擎失靈後一兩分鐘內,已試過所有的可能。
   結果最後證實Tom Hanks扮演的機長冇講大話,的確是他救了全機155人。
   戲裡,當局用機師進入訓練用的模擬器,按當時的場景來「飛行」,原來經過17嘗試才成功急降鄰近的機場。而且,負責測試的機師進入假cockpit時,明知係做實驗,無須孭155條人命,毫無心理負擔。
   純用電腦模擬危情,只能收入可量化的數據和可能,無法從機上155人死到臨頭那一刻的思維去考慮。
   這使我想到最近熱炒的話題AI。現在民航機的APU(Auto Pilot Unit),十年後或會變成AIP(Artificial Intelligence Pilot),就如無人駕駛車。到時若有意外,去問電腦好了。
   我贊成科技,但討厭崇拜。任何長處必有其短處。世間或有100%的壞事,但我相信沒有一樣是100%的好事,99%之得難免隱藏着1%之失。到時AI也會有本身的問題。要AI,但對其負面要有心理準備。

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

171012四午31°C 65%:韓版《生於七月四日》

    講80年韓國光州5.18慘案的《逆權司機/出租車司機》,因為軍隊群起對示威民眾開槍、醫院堆滿死傷者的鏡頭,即非十九大,中國亦也必封殺,否則就會瘋傳,六四準備平反了。
   但裡面照封,外面照上。Google即可知,供無條件下載的中文字幕版不下十個,只是解像度不同
   《司機》叫好叫座,因為緊湊、不講大道理,誰都看得懂,誰都覺得好看。
   色藝大導金基德編劇的姐妹作《挖掘機》()相反,賣深度。但思想只及美國層次,像翻拍《Born on the Fourth of July》。
   時隔20年,下令鎮壓光州的軍頭全斗煥獲得特赦後,一個當年奉命開槍的小兵帶著疑問上路,逐一走訪同袍問「爲什麼?」發覺答案按軍階兩分。
   當兵的退役後生活坎坷,自責逃避,一坐落枱就是韓男最興的酗酒罵人,十足十《Born》裏越戰傷兵Tom Cruise的韓版,美國話大概叫做PMT(post-massacre trauma)。反過來,帶兵的退役後際遇不差,強調軍人以聽命爲天職,要問去問上頭。
   於是,一段戲重複十遍八遍。中秋睇最啱,因爲moon cake。
   我其實也分十次八次才捱完此片,不如改個可攞獎既名《The Inquisitor》。
   此片內地即便放行,也不會有市場。

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

171001日29°C 85%:喪服慶生考容忍

   今晨新聞頻道長時間播放林鄭的第一次祝酒演說。粵語自述38年前讀大學時首次上京,做官後並以此爲公務員刊物撰文,接着講述任特首三個月以來的外訪和北上,如何感受到國富民強、外國對一帶一路的期望.....。
   雖然受技術官僚訓練,無政客氣勢,但讀書時受過社運洗禮,演講好過前三任。不過難免被罵「舔共」。
   她演講前,全體肅立唱國歌時鏡頭掃過,台上是頭牌女校的合唱團,使我想起一些朋友。
   反過來,有人今天刻意落主人面:你慶生,我係你門口着「喪服」遊行,博你反面,製造更多經監倉洗禮的曼德拉。且看今午人數有幾萬。

   巧的是,萬里外的西班牙自治省同日為獨立搞公投。中央強壓,獨派不屈。港有人看在眼裏,想到自己。本港的反報和澎湃報借勢各爲其主:
   〈中央打壓 催生獨立運動〉擺明是代入香港,劈頭就說:自治區的「語言及文化在西班牙別樹一幟,區政府過去數十年透過教育薰陶,讓當地人建立民族身份認同。至近年中央政府打壓自治地位,才催生出獨立運動。
   論指桑罵槐、借題發揮,此報在港媒裏無人能及。
   對手也很努力,撕破公投理念的外衣,道出背後的利害。政治博弈 互相傷害互撈本錢〉所謂「兩套政治議程各自『養肥對方』,卻沒有提出解決方案」的說法,不也是香港建制vs本土獨派的現實?說白了,雙方若各執一端有利於己,又何須求解決?

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

170930六晚29°C 81%:《明月幾時有》?下週中秋嘛!

   看慣英美日的刑偵/推理、間諜/反恐片。講東江縱隊「三年零八個月」地下工作的《明月幾時有》(圖)太反高潮。
   給地下黨抗日credit無可厚非。但想用文藝手法來昇華地下活動的殘酷,先要懂戰爭的根本。一個在香港溫室環境成長的文藝導演,硬來講戰爭、淪陷,只想得到輪水、冇米開飯。一講到地下工作,連常識都不夠。
   地下工作人員送情報,將大疊抗日傳單放在籘籃裡,隨便用塊布遮住就排隊過關。兩次被華人憲兵翻到,竟獲放行。難道日軍旗下的本地兵也都是游擊隊臥底?李安拍張愛玲同樣講敵後抗日特工的《色戒》至少合理。
   間諜片當然可以有文藝feel,但文藝不能喧賓奪主。香港本來就沒有John Le Carre,加上文藝浮淺,又不下苦功鑽研歷史。
   片子一開頭用了十幾分鐘,講地下黨將茅盾、沈從文、梁漱溟、鄒韜奮、...等避居日據香港的800名文化界精英偷運回內地,免被日軍脅迫。功不可沒,但也令人想到,中共得國後,這批「國寶」輕則打入冷宮,重則公開批鬥,自始至終待如上賓的絕無僅有(郭沫若好像不在這800人裏)。

    我對三年零八個月本來興趣不大。但近年就自己的身世做過些推算,很想多知道。
   父母說我生於廣州,我猜是忌諱。按情境推算應生在香港,後來才因爲母親嫁給父親而北遷。
   母親應該是30年代末,因爲家鄉福建淪陷而隻身來港,寄住在灣仔親戚家。她說自己入讀現在銅鑼灣的聖保祿。但按歲數,中學或未畢業,香港就已淪陷。其後在中環的日人機構或公司打過工。以月份推算,我孕於44年底,其時日軍大勢已去。
   生父的姓名、年齡、在家鄉的出身、來港做什麼、什麼時候爲什麼走佬,我一概不知。只知是母親出於真心承受的,並非戰爭暴行的產物。
   看香港歷史書裏當時的照片可知,淪陷前,灣仔有不少日人店鋪。更有人告訴我,講日軍攻佔香港經過的英文書"Hong Kong, 1941-45"說,英軍淪爲日軍階下囚後方知,很多淪陷前爲他們打工的廚師、司機、女僕...,原來是日方的間諜。怪唔得英軍輸到仆。
   由此看,灣仔當時的日人店鋪肯定有他們的front。
   至於說日人外語差,點會來港做間諜,奧妙可能在於當時日治的台灣。有些台民爲求在升學、做官、升遷上享有近乎日人的優遇,接受「皇民化」,改用日本姓名,全家着和服、講日語、用日本習俗。
   最佳的例子是李登輝家族。他一家改姓岩里,自己名政男,兄長參軍在南洋戰死,供奉在東京靖國神社。
   但台灣民間慣講福建南部漳州、泉州、廈門的閩南話,與廣東的潮汕話同一語系,與香港的潮州人可稱兄道弟。加上第一代皇民化的台民仍看得懂中文,日軍遂利用這些人到華人社區收集情報。
   關於我的生父,家族裏也有人說是台灣人。聽來合理。母親從未講過日語,也無日系喜好。但母親最愛自己的家鄉,因爲小時候家族最有錢,以閩南話和閩北的福州方言爲雙母語,最愛家鄉的食物。
   閩南話是她和我生父最可能的交集。
   當然,所有這些都是瞎猜,沒有證據。

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

170926二晨29°C 84%:京官隨港換人才是實質

   京對港兩機構「新」人(其實調來調去都是那幾個人)首日開工,主動同時在京港門外見港記,否認路線隨人軟硬不同。但觀其行,重要的是京官隨港換人。
   「對港獨零容忍」意料中事。關鍵是點界定言vs行。內地言=行,港跟西方,言<行,無罪。言論濫用自由由來已久,只不過現在逼到國權的底線。但指導言行背後的思想不變,政制的安全閥又封死,濫用難改。
   今閱報可知,不算支聯會/民主黨70上下的老反共,新派反對者至少已有兩代。市民都知道,黃之鋒的父親支持兒子的抗爭。黃父昨就平機會前總主任討酬案出庭,為這位教友作證。原來他是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召集人。換言之,本人也是'activist'。
   兒子21,父親應50上下。以為佔中的𡃁無知,差矣。同心的師長大不乏人。

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

170925 一晨28°C 85%:黃金週來了,此片絕對不能上

   當有一年未入影院。昨蒙帶攜,看了控訴南韓80年光州慘案的《逆權司機》。主角宋康昊確係小人物個樣。上次講光州學生讀書案的《逆權大狀》演落魄律師,呢次更市井。的士阿叔爲交租,拉咗個鬼佬大客,點知開車去咗地獄,最後變成顛覆國家。Like未入戲肉前的幽默。但入到戲肉,就知此片絕不能入「內」,網傳都不行。點解?趕落畫前去睇啦。
   上畫/網一定要看怕老兵上訪 馮小剛《芳華》撤十.一檔期〉。
   過去這個週末,我最關心的是:預料因限韓日,黃金週陸客將再次湧到。我會避開購物熱點,但本土派怕借勢再上。
   你信邊個?北韓核試場3.4級零公里地震。華搶先話係核試,反而北韓對頭話係天然。
   潮流興創意:「癲老坑」,核試擇地「豐溪里」,韓文發音似「F-kQNei」?〈「經血祭政變烈士」 土耳其小姐被除后冠〉。
   一箭雙鵰:華凍朝賬戶、禁進口紡織品及出口天然氣,被指辣過UN。以往長期死拖,無奈門口狗失控震到東北,加上美特訪華在即,爲免華企被制裁,總算硬了一次。
   好名!全港首支外傭行山隊名「Maid of Heart and Sole」。最捧少數族裔的新左報排頭版,但不提隊名。志大才疏得個名,怪唔得長期被對手拋離。
   你有冇思想?冇,我唔使自己有,學習就得啦!
   唔明:西班牙與金帝有何拉楞,要率先驅逐朝使。現在「遏獨」又不惜一切,在加泰拉官員、接管警察。加泰的自治也是「高度」?

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

170923六近午28°C 93%:Waiting for ApTen & Bannon's mission

   港人今天怕不是八〈火箭人將太平洋爆氫彈激死癲老坑,甚至不一定是城巴在我的香港第一居所欽州街上路3死29傷,而是愛瘋8/8+昨一出就燶,大家都等X阿哥。
   我唔瘋果,亦唔反果。用過MacBook五年,Like Apple既靚同順。家人更舔果。我冇「瘋」只因貴。唔識影相、少睇視頻、少po fb嘅light user,使乜Super Retina?
   阿8叻唔過阿7幾多,引起了兩極反應:人人等爲下世定調的X哥,其餘的等阿7大劈價。但阿8若冇人吼,阿7會企硬。官網的差價不足兩成,逼你上8。既已去到六千,威同過時既face點止值一千。
   我有本錢瘋,一定等X哥。官方話唔係英文X,而是羅馬數字,即係十/ten阿哥。信教的話,亦可當十字架。愛瘋的決策team顯然識粵語(本土應叫香港話)。想我踩落去9的陷阱,冇咁gau易!
   相對掃面解鎖,我更想知IOS 11有幾好用,希望逼Android跟上。不過,Android機好鬼孤寒,通常換機先俾新OS
   居美親友今天的話題相信是:〈FT﹕王岐山北京約會Bannon號稱極右的前美國「國師」日前來港,我就估不會只是搵銀的speech tour。
   爲政治爲投資,很多人想請教他前老細如何癲法,最怕出錯招。但沒想到中方咁高調。71年基辛格首次上京會老毛,假道巴基斯坦還要詐肚痛,去中南海排長龍。
   美特炒Bannon係周瑜打黃蓋?若在京祕會火箭人密使,也無須驚訝。